热线电话
网站首页
新闻资讯
关于我们
产品中心
联系我们
通知公告:欢迎光临西安欧益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网站!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三人穿越两人回 队友为何在他失联33天后才报警

发布时间:2019/05/02

三人穿越两人回,到底发生了什么

疑问重重:他是否私自离队?他现在在哪?队友为何在他失联33天后才报警?

本报记者 俞任飞 黄小星

3月5日凌晨,旅途开始。出发前的照片里,王清(化名)戴着大毡帽,笑容爽朗。

他们的装备包括通信工具北斗海聊、雪地车、雪锥、GoPro等,携带了糌粑,麦片,坚果等补给,所有行李在180到190斤左右,塞了满满7个大包。

根据李志森用北斗海聊发出的记录,之后几天,这支队伍分合不断。

王清失联后,网友猜测很多,不少人认为三人不合才是问题关键。也有人猜测是否王清已经走出来,但是故意失联。

旅途中始终保持距离

3月7日夜间,“李志森和林夕找不到营地……直到凌晨十二点半才找到营地。”

3月13日,王清第一次走丢,直到凌晨才返回营地。为此,三人休整大半天,才在3月14日中午出发。“这两天意外太多了。”“一直有队员走丢。”李志森向外发出讯息。

王清失联,是在3月15日,穿越行程的第11天。这支三人小队沿着疆藏边界,从松西村东北的界山达坂深入无人区100多公里,在当天到达邦达错(湖)。湖区海拔接近5000米,环境恶劣,3月初的最低气温低至零下20摄氏度。

在李志森事后出具的一份简短报告中,直到中午,王清一直行进在邦达错冰面上,落后走在岸边的他和林夕两三公里。“那时候正刮着暴风雪。”两小时后李志森再次看到王清时,他已在五公里之外的湖心位置。

“中午时分,(他)突然独自从邦达错冰面向南方向前进。”李志森将王清的行为,定义为“私自离队”。

王清离队后,林夕曾试图追赶。“走进冰面三四米处,突然冰面裂开,林夕掉湖水里了。”李志森说岸边的冰薄,林夕的鞋、裤都被浸湿,不敢再追。此后,他们再未收到王清的任何信息。而邦达错还不到整段路途的十分之一。

李志森告诉红星新闻,走的前一天王清曾向林夕要走自己的身份证,并在此后的旅途中,始终和他们保持距离。“我就想一个人走,不喜欢组队。”事发前一天,王清曾对林夕有过抱怨。失联当天一早,林夕也曾安慰王清,但适得其反。“他走之前情绪有些低落,没有理由,没有告别。”回忆一个月前的分离,李志森找不到原因。

王清为何要单独离队

王清向南,消失在邦达错湖面上。而后,他们的足迹再无重合。李志森和林夕向东,加快脚程,常常一天就要走30多公里。

冷血无情,抛弃队友,放弃搜救……李志森和林夕从羌塘出来后,批评声音每天都在放大。三人不合致王清离队,是网友猜测的首要原因。

直播帖记录,出发当天,“林夕开始显示出大姐姐的风范。为了照顾脚冻伤的李志森,她和李志森住一个帐篷。”

3月5日、6日,李志森连发两条微博调侃:“今晚我和林夕住一个帐篷。我现在在考虑……”“要不要脱裤子睡觉,穿太多翻身很困难。”略显暧昧的话语,让王清吃醋离队一说,在8264社区甚嚣尘上。

对此,林夕和李志森均不认可。“他心里可能怪我不等他,有些不高兴。”林夕告诉朋友李阳。还有一位知情人说,王清性情倔强,不存在抛弃队友。

在与直播者老庞的微信聊天中,李志森回应:“第一天要不是我先把帐篷搭好,林夕就冻死了。林夕的帐篷坏掉了,王清的是单人的,只有我的可以住两个。”事后,他也曾找王清换帐篷,但遭到拒绝。

从3月15日离队算起,由于王清缺乏北斗通讯设备,相当于他已和外界失联超过40天。为何迟迟不报警,李志森给出的答案是,他以为王清早就撤回了。当天,王清离开的方向,到兽形湖保护站,只有30公里距离。“保护站会向邦达错方向巡逻十几公里。王清只要向保护站方向走十几公里,就有可能遇到巡逻队。”李志森称,他和林夕判断,王清是要出去,就没有在意。而他们两人在王清离队后的一周内,就迅速赶到耸峙岭。由于行程过半,加上逆风猛烈,“退出所要花费的时间要比继续的时间更多,而且我们无法判断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失联!”李志森进一步解释。

有人主张调查林夕和李志森

在朋友的描述中,三人性格迥异。李志森行事高调,在社交网络上颇为活跃。李志森谈起,他17岁便步入社会,在QQ上,他给自己贴的标签包括“户外运动、自虐狂、穷游党、疯子、自私鬼”。而在另一位曾和林夕一同穿越的驴友的描述中,他“很不爽”说话“冷淡无味”的林夕,曾爆发大吵。但这位驴友也说,“无人区里的争吵是没有对错的,人在这样的环境下人性暴露无遗,再好的朋友哥们儿都不可避免。”

“(他)每天20、30公里,我和李志森每天要走40公里,甚至他还想睡懒觉。”林夕说。在直播贴里,李志森也怀疑王清找借口,拖行程,而王清回答,他打算边走边玩边看,打一开始他就没打算进来。

许多网友都在猜测王清的去向,有人担心他在邦达错失足,掉下了冰面;有人怀疑他遇到大型野生动物,发生意外;更多人希望他仍在试图完成穿越。事件发生后,有人指责林夕和李志森抛弃队友,“穿越成功又能怎么样”;有人以资深驴友身份分析,“自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还有人主张,对林夕和李志森进行调查。

8264论坛上,有网友质疑:“想问下三人之前有没有过长期的相关训练,如果有,应该会对彼此的体能有充分了解,不会强弱组队出发;如果之前只是短穿一两次,就贸然出发,只能说对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不负责。”

穿越羌塘的成功率只有30%

林夕强调,王清携带的给养充足,带走了帐篷睡袋、气和炉,和差不多40天的食物;也不可能迷路,“他手机里有轨迹,看图能力很强。”这些应该能保证他至少支撑到4月26号。

但此前李志森接受《户外探险》采访时曾谈到,前辈告诉他,穿越羌塘的成功率只有30%,单人自力无后援穿越成功率会更少,“不成功,则是死。羌塘是一个没有退路的地方,即便遇险请求后援,由于路况太过复杂获救的可能性也很小,强烈不建议单人穿越。”而王清是三人中唯一没有穿越经验的一个。

李志森在微博上喊话,“王清你快回来吧!出来了我请你吃我做的蒜黄炒饭!!!”对于记者提出的“为何王清失联30多天才报警”等疑问,他没有回应。

林夕的一位朋友说,林夕正在协助警方搜寻王清下落,只想王清早点出来,“她现在被网络上评论折磨得很痛苦。”

她说,王清应该比任何人都想活着。

失踪时间线

3月5日,王清、林夕、李志森三人结伴,准备横穿羌塘无人区。

3月5日晚,李志森冻伤脚趾,林夕和李志森住一个帐篷。

3月7日晚,李志森和林夕走失,直到凌晨才找到营地。

3月10日晚,由于视野不好,走在后面的林夕、王清和速度较快的李志森走散。

3月12日,完成首座山峰速攀的李志森下山,与队伍会和。

3月13日,王清提出离队独行意愿,并因速度太慢掉队,直至晚间才赶到营地。

3月14日,王清再次掉队,又在夜间赶到邦达错岸边的营地。

3月15日早,王清坚定离队想法,并独自一人在邦达错湖面上行走。在向南试图穿越湖面后,失联。

3月16日,林夕、李志森加快徒步速度,每日行进超过30公里。

3月28日,林夕、李志森赶到耸峙岭,此处距全部行程已过半。

4月18日,林夕、李志森到达雁石坪,成功横穿羌塘无人区。

4月18日晚,李志森发布微博,称王清“私自离队”,仍然失联。

4月20日,多地检查站表示未发现王清,其很可能仍在无人区内。相关部门初步搜救,没有发现。

4月25日,王清父亲抵达拉萨,希望参与搜救。

4月26日,林夕、李志森准备加入搜救工作。

4月27日,日土县公安局抵达无人区,开展搜救。